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都市 > 大姐當家 > 第二章媽媽冇了

大姐當家 第二章媽媽冇了

作者:沐秋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55:11

越是情況緊急的時候,於是等不到車。

二姨拉著他們兄妹幾個,在公交站等了半小時,老舊的公交車哐哐地來了,又嘀嘀地走了。

劉一美拉著兩個弟弟,二姨拉著小欣,小欣個小,整個人吊在二姨的身上,有點不知所措,一個勁兒地眨巴著眼睛。

劉一美看著二姨焦慮的眼神和難看的臉色,她心裡害怕起來,恍恍惚惚,總感覺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又等了幾分鐘,車仍然冇有來。

二姨突然下了決心,拉著小欣往前跑,劉一美牽著兩個弟弟緊跟後麵。

跑了幾步,二姨在街邊叫了兩輛三輪車,劉一美被二姨推著上車,小福,小榮坐在她兩邊。小福才8歲,小榮6歲,兩人都是頭一回坐三輪車,三人像小貓似的緊緊地抱在一起。

二姨抱著小欣坐上了另一輛車,一路向醫院奔去。

劉一美坐在二姨後麵的另外一輛車,她聽到二姨急慌慌的聲音:“師傅,麻煩你開快點,再快點。”聲音隨著流動的微風,吹到了劉一美的耳朵裡。

劉一美坐在車上惶恐不安,緊緊地拽著劉小幅和劉小榮的手。

趕到醫院,二姨拉著他們飛奔上樓,醫院裡很強的中藥味迎麵撲來,劉小欣被中藥味嗆得咳嗽了幾聲。

跑到一間病房門,二姨推開了門,劉一美看見醫生把一塊很大的白布一點點蓋住母親的身體和臉。

看見這一幕,劉一美雖然小,但她也懂了,她走到母親的麵前,淚水嘩啦啦地流淌著。

二姨眼睛也哭紅了,她抱著姐姐的幾個孩子,眼睜睜地看著大姐就這樣永遠地離開了自己和她的孩子們。

母親的靈堂設在堂屋,堂屋裡添了幾條凳子,是從鄰居家裡拿來的。

劉國忠坐在坐在桌子旁,他的爹媽死得早,有一個姐姐,嫁到遠處之後就沒有聯絡過,不知道她是死是活,所以劉家冇有親人來。

母親家,長輩也都不在了,隻有一個二姨,二姨坐在桌子旁,眼睛都哭腫了。

堂屋裡放了一張四方桌子,桌子上擺著母親一張照片,照片上的母親非常年輕貌美,漂亮得連劉一美都不認識這位紮著麻花辮子的母親。

劉一美縮在牆角一旁,從醫院回來,她就冇有哭過了,她的眼淚似乎在醫院裡已哭了幾大盆。

有些鄰居把她拉過來,輕輕地推她:“你哭你媽幾聲吧”

劉一美使勁擠了擠眼,冇有擠出一滴眼淚,她蒙了,腦力全是空白,看著母親的照片發呆。

見劉一美冇有哭出來,鄰居又把三個小的拉了過來,和劉一美站在一起:“你們給你媽磕幾個頭吧,這是當兒女該做的。”

劉一美跪了下去,堂屋的泥地裡濕濕,一股冷氣從腳底冒到了胸前。

8歲的小福哇哇地哭了起來,小榮,小欣也跟著哭了起來,小欣奶聲奶氣的聲音充盈著整個堂屋。

劉一美低著頭,沉默不語。

她聽到有鄰居在說:“這孩子,心真硬,也不哭媽幾聲。”

其實,劉一美在醫院已經哭過了,儘管她使多大的勁,也無法擠出一滴眼淚。

看著闊大的棺材,劉一美想不通為什麼媽媽會躺在裡麵,媽媽為什麼會死?

直到多年後,劉一美才知道事情的緣由,母親生孩子時大出血,再加上自己勞累過度,身體極度虛弱,導致孩子出生後她就走了。

劉一美和弟妹們被送進了屋裡,坐在大炕上,鄰裡阿姑阿婆給他們塞了一些餅乾,弟妹們嘎吱嘎吱地嚼著。

劉一美坐在炕頭,軟綿綿地直盯著窗外看。

院外站滿了人,都是幫忙的鄰居,外麵的人七嘴八舌地說著。

劉一美聽見她們說:“留下這幾個小的,以後可真可憐了。”

又有人說:“他爸爸不到四十,應該會往前走一步吧。”

“哪有那麼容易,那麼一大家子人,四五個孩子,條件也不好。”

“找個農村的也是可以的”

“農村的也不願意給四五孩子當後媽”

“昨天碰到了一個人,你們猜是誰?”

一大群阿姑阿婆湊了去過,急忙問道:“誰?誰?”

“以前和劉國忠訂婚後,反悔的那個女人,她前幾天剛死了老公。”

“如果劉國忠知道這女的死了老公,會不會去找這女人,畢竟當初他愛死那個女人啊.”

“聽說那女的嫁在鄉下,生了兩個孩子,條件差得很。”

“那也不一定會嫁劉國忠,照顧5個娃娃耶,誰吃得消。”

阿姑阿婆您一句,我一句,像個老母雞一樣嘰嘰喳喳,吵得不得了,這時惹煩了劉一美。

劉一美下炕後,走到院子裡。

哐!劉一美用力踢翻了院子裡的一個洗腳盆。

阿姑阿婆們閉上了嘴,看著劉一美那張拉得很長的小臉,眼睛腫得通紅。

過了一會兒,院子來了一個人。

是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拉著一個女孩子。

二姨看見了,高聲地哭著,對著那個男人撲了過去。

男人抱住二姨,眼睛瞟了瞟這黑漆漆的棺材,長歎一口氣。

劉一美側著身子背靠著牆看著男人與小女孩。

那個小女孩比劉一美小半歲,長著一張小圓包子臉,有點微胖,但可愛極了,她拉著二姨的手,抽抽嗒嗒地哭了起來:“大姨大姨。”

這個女孩是二姨的大女兒,叫薛丹丹,在學校裡學習特彆地好,每一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

所有的人都很佩服她,除了自己的父親劉國忠。

在劉國忠眼裡,女兒再有出息,似乎對他起不了作用,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在他腦袋裡紮得很深,這輩子是無法撥出的。

二姨一家子的哭聲,帶起了更多的哭聲,哭聲在堂屋裡迴盪著,旋繞著,時大時小,屋子裡充滿著詭異的氣息。

劉一美看著,那幫哭的女人裡頭,就有剛纔說閒話的人。

劉一美惡狠狠地像發了瘋小鹿,對準那個女人,一頭撞了過去:“啊啊啊,不成調地叫了起來。”

劉一美滿臉淚水,哭聲瘋狂刺耳,差點把那女人的魂都嚇跑了。

那女人鼓著大眼,被嚇懵了,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大人們拉起那女人,打了圓場說;“好了好了,孩子哭出來就好了,一直壓在心裡,真怕小孩子受了刺激腦子出問題就糟了,現在總算哭出來了。”

劉一美的媽下了葬,圓了墳,3天的時間,喪事辦完了。

媽媽的照片被劉一美放在炕邊的小桌子上,她記得老師說過,照片不能曬太陽,一曬,那就壞了。

媽媽生前就很少照相,劉一美把這張照片保護得很好,她生怕會忘記母親的模樣。

劉國忠放了3天喪假,為了安撫自己失妻之痛,他連著打了三個晚上的麻將。

第四天早上,劉國忠揉了揉冇睡夠的熊貓眼搖搖晃晃打著哈欠去上班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