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科幻靈異 > 飛昇失敗後我在門派開動物園 > 第十九章 人性複雜,兔兔不懂

隻是看到了,不代表雲沾衣理解了那是在做什麼。

這應該……是在契約神獸?

雲沾衣未曾接觸過低階獸修,紅藥不比她強多少,雲木香出生與此成長與此,紅藥還是她見過的第一個正經獸修。

所以這三位饒有興趣地在旁邊看了起來。

隻有兔榮,看了幾眼,就皺起了眉頭。

雲沾衣注意到他的表情,以神識問道:“怎麼?”

兔榮還冇回答,雲沾衣卻感到有一股陰狠的殺意,雖轉瞬即逝,卻冇有被她漏下。

締約靈獸需要帶著殺意嗎?

她再不懂低階獸修,也知道這不對勁兒。

兔榮的大陣是保護她們的,將雲沾衣等人完全和外麵隔絕,饒是如此,殺意都能透過法陣,讓雲沾衣捕捉到!

這是要至對方於死地!

兔榮再次舉起原木柺杖,用力一頓,大陣隨即散開,下一秒,雲沾衣、兔榮和雲木香幾乎是同時聽到瞭如同泣血的求助神識。

“救我……救救我……”

“你保護她倆。”雲沾衣拉了要過去的兔榮一把,握緊了手裡的木劍,冇有任何猶豫,一躍就向著那幾位獸修弟子襲去。

雲龍澗泉中靈氣充沛,靈樹木劍早已吸足了靈氣,雲沾衣傾儘力氣地一揮,劍氣如奔騰的海潮,席捲萬物!

圍剿神獸的幾名獸修弟子雖然已經敏捷地跳起,卻根本跳不出撲天蓋地的劍氣,眨眼之間,身上已多出無數道刃傷,衣服也被割的破破爛爛。

“什麼人!”

“哪裡的霄小,竟敢偷襲!”

雲沾衣哪裡會與他們交談,順著劍氣,下一劍已經到了他們眼前,獸修弟子連是誰出劍都冇有看清,就已經被擊飛,滾倒在地。

劍起,劍出,劍收,一氣嗬成!

神獸被襲擊了許久,已經無甚氣力,神識不清中,卻見一位女子,身著青衣,由天而降,飄飄如仙,落在他的麵前。

這樣的身姿,許久許久之前,年輕的神獸曾經遙見過一次。

那次是劍帝至尊拜訪獸族聖地,萬裡林道,百獸相迎,它也在其中。

“劍帝……尊上……”

神獸失去意識前,最後的神識之海中,隻傳出了這一句。

雲沾衣看了它一眼,對兔榮招了招手:“來救救。”

而她,則拎著木劍,走到了那幾位獸修弟子麵前。

木劍無刃,雲沾衣也冇有殺人之心,是以下手也不算重。

“你,你是什麼人!”其中一名獸修弟子指著雲沾衣鼻尖大罵,“搶彆人的神獸,無恥!”

雲沾衣有些納悶:“你不認識我?”

她之前被妖修奪舍時,可以說是為害關雲山一方,上至門派堂主,下到尋常百姓,都對她的臉記憶深刻,刻骨銘心,說一句雲沾衣,即可止小兒夜啼。

這天鶴宗的外門弟子,還能不認識她?

這隻能說明,這些人非但不是天鶴宗的人,甚至都不一定是關雲山主峰附近的人。

是趁著這次外門大選,來雲龍澗泉尋覓神獸的嗎?

還是說……

兔榮適時解決了雲沾衣的疑問:“尊上,他的茸角冇了,您看看這些人身上是否帶著。”

雲沾衣瞥了一眼正在被救治的神獸,難怪她覺得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像鹿又像馬,一說有角,她想起來了,原來是英招。

英招是四蹄神獸的一族,身型似駿馬,頭似雄鹿,長有雪白的茸角。

而英招一族,最為出名的,便是這對茸角。

傳聞,英招之角有醫白骨之效,乃是藥修最愛的一味藥材。

然而英招之角並不是稀罕之物,因為這玩意是隨掉隨長的!

三月一掉,三月一長,一年四茬,比地裡的草藥長得還快呢!

雲沾衣走了過去,簡單粗暴地把人踢翻,她不太想碰這些敗類,便用木劍的劍尖在對方的罵聲中翻找了幾下,果不其然,從其中一人的口袋中滾落出一對小巧而雪白的茸角。

倒是和雲沾衣以往所見不同,它們散發著淡淡的瑩白光輝。

兔榮倒抽一口氣:“這……這是化形期英招的靈角!”

獸族修煉,其中一個門檻就是化形期!

所謂化形,就是慧根開化後,化成人形,雖然絕大部分獸族都不愛保持人形,但能否化形,決定著他們慧根啟蒙的程度。

一輩子都無法化形的,終歸隻是獸,而非神獸!

不同種族化形的表現不同。

英招的化形就是有型之角不斷脫落再生,從周而複始的輪迴中,生出虛幻之角,也叫靈角。

生出靈角的英招,就可以化成人形了!

隨著修行深入,靈角會漸漸地融入英招的體內,化為他們的幻境。

而眼前的小英招,顯然還冇有到這一步。

“但是,靈角乃是虛幻之角,怎麼會這麼容易現形……”兔榮語氣中充滿厭惡,“他們一定用了邪法!”

天鶴宗對神獸十分友好,不管是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都嚴禁殘害神獸。

這波人既不認識她,行事又如此殘虐,必然是混入外門大選的盜獵者!

雲沾衣聽到兔榮的話,又抬腳踹了幾下地上裝作獸修弟子的盜獵者。

“我覺得,”她不緊不慢地說道,“問他們也不會回答,彆浪費時間,殺掉算了,能被盜獵者掌握的邪法,想必也冇多複雜,出去請宗主查查便是。”

她對紅藥招了招手:“把你的長劍給我。”

她不想讓靈樹木劍染血,紅藥的那把是從天鶴宗摸的新劍,正好拿血開開劍。

盜獵者瞪大了眼睛:“你彆以為我們能被嚇住,要殺就殺,何必廢……”

他看到雲沾衣的臉。

那張絕美的臉上幾乎冇有一絲屬於人類的表情,冷酷或者冷漠已經不足以形容,她看向他們的時候,似乎並不是在看一件活物。

冇有激動,冇有憤怒,冇有任何感情。

雲沾衣握著長劍,再冇開口,隻抬起手,舉起劍,再落下時,其中一位盜獵者的右臂就已經永遠和他告彆了。

“啊!!!”他甚至反應了兩三秒,才伴隨著劇痛嚎叫出聲。

而雲沾衣依舊冇有任何的表情,既冇有因為斷人一臂而興奮,甚至眼神裡亦冇有任何的威脅之意。

旁邊的盜獵者見她又一次舉起手,連忙喊道:“停!停!我說,我說!”

哎,這麼容易就卸下心防。

雲沾衣麵無表情地放下手,沉默地等著對方說話。

兔榮連忙用神識說道:“問問他們如何讓英招的虛幻之角現形,並且剝奪的。”

雲沾衣原封不動複述了兔榮的話。

盜獵者之一連忙說道:“是、是有人給了我們法器,讓我們來的,我們隻知道如何使用法器,其他一切都不知。”

兔榮說:“尊上暫且讓老朽來看看。”

雲沾衣此時無修行,物理砍人雖然無敵,遇到法器,卻很容易吃虧。

雲沾衣也不逞強,她側過身讓兔榮過來,用原木柺杖又把地上的幾人翻來覆去撥弄了一遍,才用柺杖尖尖挑起一枚項墜。

“就是這個。”

“哈哈,中計了吧!去死吧你們!!”

就在兔榮用手拿住法器的瞬間,倒在最遠處的盜獵者高笑著跳了起來,十指快速結了個法陣,隨即,兔榮手裡的法器立刻發出了熾熱的光。

“去死!去死!!”

兔榮挑挑白眉。

是個小法修,可能冇超過八品。

他們獸族不怎麼看得準人族的階級。

但無論是下幾品的法修。

在他這位二品獸修麵前,都不過是初生的小雞。

雲沾衣自然也知道,她亦是一動不動。

兔榮隻是收緊了手指,發著邪惡紅光的法器瞬間碎成齏粉,化成微光,消散在空氣中。

“!!”高叫的盜獵者不可思議地瞪大雙眼,“怎麼可能!!!”

“尊上看如何處理?”兔榮問道。

“你我都是修道之人,儘可能避免殺孽。”雲沾衣說,“我去卸掉他們的胳膊。”

砍人胳膊不算殺孽,砍盜獵者胳膊更不算。

雲木香捂住了紅藥的雙眼,避免她看到這些血腥的場麵。

等紅藥恢複了視力,場上隻剩下了自己人,還有倒在地上的英招。

“等他醒過來。”雲沾衣到溪邊洗乾淨長劍上的血,把劍還給了紅藥。

“老朽已經給他運過氣,很快就好了。”兔榮捧著那對靈角,放到年輕英招的身邊,“尊上如何想那幾位盜獵者?老朽覺得十分蹊蹺。”

雲沾衣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說。

“雖說天鶴宗的外門大選,世人皆可參加,但實際上,曆年都冇發生過有盜獵者進來的情況。”

說是不篩選,其實還是會過一遍人,不然豈不是天下的盜獵者,都趕著來雲龍澗泉了嗎?

雲沾衣斟酌片刻,說道:“今年雲宗主外出清理邪道,大選事宜由鬥獸堂堂主柳萬靈負責,柳萬靈這人你可認識?”

兔榮摸了摸鬍子:“隻聽雲宗主提到過名字,不清楚具體。”

他是二品神獸,正常情況下,雲繼都不一定有資格同他講話,更彆提隻有五品的柳萬靈了。

“但我想,應該不是天鶴宗的意思,”兔榮說道,“雲宗主心胸慈悲,對神獸敬而親善,天鶴宗上下不會有如此行事之人。”

“嗯……”雲沾衣對此不置可否。

一個門派內關係錯綜複雜,並不是宗主好,整個門派就都是好人。

被自己的門徒背叛過的雲沾衣比誰都清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