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搜索
飄天文學 > 玄幻 > 射仙問道 > 那個少年

射仙問道 那個少年

作者:蘇天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17:57:14

靈箭大陸陸曆公元797年

距離仙隕之戰已經過去裡整整十年,十年時間,整個大陸已經煥然一新,至於十年前的仙隕之戰,如今的大陸箭者談到也無不變色。

十年前,日照國護國九大元帥、九位天帝箭者帶著日照國的上百名天王修為的精兵和一位天神射手追殺身負重傷的箭仙華誌,最後與箭仙同歸於儘。

那一戰,日照國幾乎出動了七成戰力,結果無一人生還,從此,曾經不可一世的日照國,被去掉帝國之位,成為南鏡的一個小國家。

玄靈森林

羽汗國作為南鏡四十九郡國三十六王國中排名靠前的上等郡國,國中必定少不了供箭者曆練的地方。而這玄靈森林便是位於羽汗王國王都的曆練之地。

此地足足有一萬二千四百平方米,森林中有大量的野獸,對於還未“醒弓”的少年少女來說,這裡絕對是一個練箭的好地方。

向羽晨走在玄靈森林的外圈,一雙靜澈的眼睛掃視著周圍的一切。他左手持著一張一米長的鬼木弓,後背更是背了足足一百支鬼木箭。

鬼木弓和鬼木箭的木材都產於玄靈森林一種特殊的樹木---鬼木樹。鬼木樹通體棕黑,木材輕巧,但其堅硬程度遠非一般木材可比。

“今天一定要多賺一點。”向羽晨對自己打氣。略顯幼稚的臉蛋透露出幾分男兒的陽剛之氣。

玄靈森林是年幼箭者的試煉寶地,同時也是實力稍強的箭者賺外快的好地方。

向羽晨以後者為主,前者為次。

在玄靈森林的管理中心,有一種空間指環,它以稀有礦石虛空石為主材料,以經驗豐富的煉寶師加以煉製,就連這種最低級的隻能放取一立方米的空間指環,價格也是需要五個銀幣,是現階段的向羽晨遠遠不能承受的。

就算租去一個也需要五十個銅箭幣,雖說不是第一次了,但交出五十個銅箭幣也是讓向羽晨一陣肉疼。

“草比上一次來要更茂盛啊。”向羽晨踏進一片草叢,草已經將他的雙腿完全遮住。不過這對向羽晨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這玄靈森林向羽晨已經來過十幾次,他深知這裡的生存法則,先下手可以讓他的勝率提高三成,而這草叢便是最好的掩護。

“哞---”說巧不巧,一聲牛叫響起,聲音悶響,旁邊的樹上都震落下幾隻鳥。

向羽晨立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緩緩走到一棵大樹後,半蹲著身子,隱藏在草叢中,同時微微側頭觀察前方的情況。

前方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一把頭頭上長著紅角的巨牛正在俯身吃草,不時發出一聲牛叫。

“赤角牛。”向羽晨立馬反應出這種野獸的名字。赤角牛隻有一隻角,那是它們唯一的攻擊手段。

未成年的赤角牛的獨角呈淺紅色,一隻值三個銅箭幣。成年的呈中紅色,一隻四個銅箭幣,而赤角牛王的獨角是深紅色的,一隻可以買五個銅箭幣。

向羽晨掃了一眼赤角牛群,五頭幼年,兩頭成年,一隻赤角牛王。這個陣仗,向羽晨還是可以應對的。

向羽晨和赤角牛群相隔四、五十米,這個距離向羽晨幾乎可以說是指哪打哪。

向羽晨側靠在樹邊,半蹲姿勢。左手持弓,右手從背後取出一支鬼木箭。搭箭、拉弦。

赤角牛全身都有一種角質物保護,用普通的弓箭射擊,不可能將其擊殺。但赤角牛的眼睛卻是吹彈可破。

而向羽晨現在瞄準的正是其中一頭幼年赤角牛脆弱至極的眼睛。

深吸一口氣,向羽晨射出了第一箭。正如他所料,鬼木箭不偏不移的刺中了那頭赤角牛的眼睛。

向羽晨嘴角勾起一絲弧度,一擊斃命。

倒下的赤角牛驚動了整個赤角牛群,紛紛抬起占它們身長三分之一的頭顱警戒四方。殊不知,伴隨著向羽晨的又一次拉弦,另一隻幼年赤角牛的右眼已經冒出鮮血。

“嘭。”小丘般的身軀倒下。

在赤角牛群看來,第一頭和第二頭一樣毫無征兆的死去。

頓時,赤角牛群躁動起來,眾牛一個個都露出了凶惡的眼神,瞪大了眼觀察著周圍的樹叢。

“咻”

“咻”

“咻”

三支箭矢從不同的角度陸續飛來。無一不中,又是三頭赤角牛倒下,此時,整個赤角牛群隻剩下三頭赤角牛了。

“哼”向羽晨跑出樹叢,正對著剩下的三頭赤角牛。現在的他已經冇有什麼可以忌憚的了。

“呼、呼”三頭牛發出沉重的鼻音。眼裡閃爍著紅光,後腳不停地蹬著地,隨時都可能衝出來一樣。

“哞---”其中一頭以及率先衝了出來,微微低頭,紅色的獨角對著向羽晨。另一頭也隻慢了半步。

“嗬”

抬弓,取箭,搭弦,瞄準,射箭。五個步驟一個不差。

若以後出發的紅角牛為參照物的話,那剛纔被向羽晨擊中的那頭就是急速後退的屍體。

衝出來的兩頭牛隻剩一頭,向羽晨當然不會讓他活太久。

再次搭弦,又是漂亮的一箭。鮮血淌流在地上。

赤角牛群現在隻剩最後一頭了。

它比剛纔向羽晨射殺的赤角牛都大一圈,頭上的獨角也不同於其他牛的牛角的亮紅色,而是深紅色。

“這應該就是赤角牛群的老大了。”赤角牛獨角的深度是和戰力成正比的。

“哞---”赤角牛王高哼一聲,是在為自己族人的失去而悲傷,是對向羽晨的憎恨。

向羽晨倒也不慌,抬弓一箭,黑光一閃,通體漆黑的鬼木箭直逼赤角牛王的右眼。

不料,它猛地一轉頭,箭矢射中了他的軀乾。

“叮”鬼木箭竟被彈開。

“嘖”向羽晨砸了下嘴,“防禦力竟如此的恐怖。”七成箭力就這樣被彈開了。

“呼、呼”赤角牛王的鼻孔裡撥出白氣,右腿踏著地,蓄勢待發。

正當向羽晨準備做出對策時,那赤角牛王就如一支脫弦的箭一般。

赤角牛王突然爆發出來的匪夷所思的速度讓向羽晨大吃一驚,他正準備躲開,但赤角牛王卻已經衝到向羽晨的麵前。

無奈間,向羽晨隻好迅速抽出雙手前去握住赤角牛王的角。

巨大的衝力震的向羽晨手麻,要是這一撞撞在向羽晨的身上,怕是不死也殘。

赤角牛王帶著向羽晨在森林裡迅速穿梭。

向羽晨深知,這森林的鬼木樹如此之多,如果他再做不出決策,定會被活活撞死。

時間已經不多了,向羽晨雙手用力,咬緊牙關,整個人迅速騰空起來,雙腳落在赤角牛王的背上,稍稍站穩後,使勁一躍,躍出五、六米高度,抓住一顆鬼木樹的樹枝,翻轉了一番,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但向羽晨並未停息,跑到一隻已經被他射殺的赤角牛的屍體前。屍體的鮮血已經凝固了,向羽晨拔出赤角牛眼睛裡的鬼木箭。

“塌、塌”赤角牛王已經踏著蹄子追上來了。

向羽晨縱身一躍,右手拿著剛從赤角牛屍體上拔出來的鬼木箭,雙眼炯炯有神。

雙眼始終盯著奔來的赤角牛王,不敢移開半分。

隨著時間的推進,赤角牛王已經近在咫尺,當離向羽晨還有一尺遠的距離時,向羽晨動了。

隻見他右手緊握住鬼木劍的中端,身子微微一傾,躲過了赤角牛王的衝擊,然後,以閃電般的速度將右手的鬼木箭刺入赤角牛王的左眼。由於用力過猛,鬼木箭已經摺斷了。

“噗”

離得如此之近,向羽晨都能聽見鮮血噴出的聲音。

“哞---”赤角牛悲鳴著。聲音中有驚訝,有不甘,他哪能想到,自己竟以這種方式死去!

“嘭”一聲巨響,赤角牛王的四條腿不再受大腦的控製,跪倒在地。

“呼----”向羽晨撥出一口氣,像是在喘氣,又像是鬆了一口氣。

剛纔的動作看似很簡單,實則如果向羽晨快了一瞬又或是慢了一瞬,那死的就是他了。

向羽晨單手撫胸,坐在一棵鬼木樹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但也並未再做過多的休息了,馬上起身,從懷裡摸出一把帶了刀鞘的匕首。

向羽晨看著匕首,輕歎一聲:“怎麼把你忘了。”剛纔向羽晨若是用匕首將赤角牛王殺死,那會減少許多麻煩。

走到赤角牛王的屍體旁,“哢哢”兩聲,將赤角牛的獨角取了下來,然後收入空間指環。又看了一眼那身抵擋住自己一箭的皮甲,動手將它剝了下來。

接著就是將剩下的赤角牛屍體全部收割。

割完後,向羽晨清點了戰利品,收穫還蠻不錯:五隻可以賣三個銅箭幣的赤角,兩隻可以賣四個銅箭幣的赤角,而赤角牛王的角可以賣五個銅箭幣,再加上那張怎麼也得賣十個銅箭幣的皮甲。

這樣算來,向羽晨這一波可以賺三十八個銅箭幣。

向羽晨樂嗬嗬的將戰利品收入空間指環。

“小賺一筆。”向羽晨笑道。

接下來,向羽晨開始拾箭,他剛纔射出了七支箭,其中一支折斷了,冇有再要了,其他的六支箭向羽晨都收進了箭筒裡。

“一筒的得十個銅箭幣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